首頁- 新聞- 黨建- 反腐 - 新征程- 宣傳- 法制- 民生- 新農村- 視頻- 圖片- 訪談- 專題- 資料庫- 紅色博客- 論壇- 電子版- 手機報
反腐倡廉理論征文活動

小河

作者:沈淦 來源:作家網 日期: 2015-07-24 點擊: 113269
  • 打印
  • 字號

小時候,一放暑假,我就愛往外婆家跑。外婆家的北面有一條小河,河水碧清碧清,我和天九、胖哥、德寶等小伙伴們經常在河中嬉戲,有時候偶然嗆了一兩口水,嘴里還有股淡淡的甜味呢。

我們經常在河中捉迷藏,并規定:要想捉住對方,必須在相距十來米時,泅水前進。胖哥不大靈活,很難捉住別人,自己卻常常當“俘虜”;而天九則機靈過人,輪到我捉別人時,他就經常幫助胖哥。

一次,他們都在河那邊,我偷眼看準了他們的方位,就一個猛子扎下去。可是等我泅到對岸一露頭時,他們已站在我原來呆的地方,天九正眉飛色舞地對胖哥說:“我看見他眼睛朝我們這邊一瞟,就知道不好,必須趕快轉移。你看,判斷怎么樣?”第二次,我故意偷偷地又瞟了他們一眼,便沒入水中,在原地憋了好一陣,估計他們快要自動撞上來了,才露出頭來。只聽一陣大笑,天九又在河對面奚落我:“你這個蠢東西喲,眼睛故意這么一斜,也想騙我么?我叫胖哥一步也不必動,你看,不是很安全么?”

唉,這個天九喲,真是鬼精靈!不過打起“泥仗”來,他可不大靈了。我們個子高,用腳從河底挑起一團淤泥,再用手一接,就變成了“彈藥”;而他個子矮,必須泅下去才能摳到泥團。有一次我看他泅入水中片刻,便將一團泥朝他剛才站著的地方擲去。他剛一露頭,泥團恰巧飛到,再也躲避不及,正好打在耳朵上,疼得他哇哇亂叫。我們連忙游過去,替他洗去泥污。后來,他耳朵疼了好幾天,嚇得我們再也不敢“打泥仗”了。

有一年夏天,河中多了一條小木船,大概是生產隊廢棄的。我們幾個小伙伴“咳唷咳唷”一起用力,將它翻了個底朝天,然后便一對一地站在船背上“格斗”,誰能將對手扔下河去,誰就是勝利者。有一次,我連續將天九與胖哥扔進了水中,站在船背上,好不得意。可就在這時,德寶爬上船來。他在小伙伴中歲數最大,已是生產隊里的“二級工”了,猶如半截黑塔,雄赳赳地向我一步步逼過來。“敵進我退”,我看看不妙,就一步步向船尾退去。可是退不幾步就到了底,就這么不經戰斗地敗下陣去,那算什么好漢?我突然沖上去抱住了德寶的一條腿,右肩拼命用力,想將他頂下去。哪知他紋絲不動,繼續向我壓過來。我只有死死地抱住他的腿不放松。只聽“撲通”一聲,我倆一起跌入水中。倒霉的是船尾有半截鐵釘,在我的右胳膊肘上一劃,刮去了兩小塊皮肉。

我垂頭喪氣地上了岸,捂著冒血的傷口,這才記起大人們的一再叮嚀:“戲耍可一定要注意安全啊!”如果我們先將小船仔細檢查一下,用磚頭敲掉鐵釘,或者干脆不玩這種近似野蠻的游戲,我會吃這種苦嗎?如今皮肉之苦倒在其次,更傷心的是:在傷口結痂之前,好幾天不能與伙伴們在小河中撲騰了。

細細一算,這已是四五十年前的舊事了。大約十來年前,別說外婆早已去世,連舅舅、舅母也已作古,我去看望表姐時又一次碰上了胖哥。咱倆邊走邊聊,他忽然喚著我的小名,指著一個地方問:“你還記得咱們兒時水中捉迷藏的那條小河么?”我順著他的手指一看,不由倒吸一口涼氣:這哪里還是什么“河”,簡直連臭水溝也算不上,在那條蜿蜒下凹的“槽”中已經沒有幾滴水,腥臭、骯臟,淤泥塘也比它干凈得多呢。

然而,的的確確,那就是當年咱們嬉戲的小河!

又過了幾年,聽說為了治理生態環境,那條嚴重污染的“小河”已被填平——既然無法讓它恢復昔日的風采,那就只有讓它徹底消失了。填不平的,是我對于兒時的記憶:外婆家的那條小河喲,你讓我兒時的暑假充滿了歡樂,我怎能不將你長久地挽留于腦海之中……

[責任編輯:齊鑫 ]

相關報道

標簽:

新聞熱詞

廉政
48小時點擊排行
河南黨建網,河南黨建網所屬單位,河南網絡電視臺,網絡電視臺,安裝河南網絡電視臺,河南建設網絡電視臺,河南網絡電視臺直播,河南軍事網絡電視臺,網絡電視臺直播,cntv中國網絡電視臺,中國網絡電視臺下載,中國網絡電視臺客戶端,中國網絡電視臺,縣委書記訪談,書記訪談,區委書記訪談,市委書記訪談大學生,鎮黨委書記訪談,鄉鎮黨委書記訪談,書記訪談的請示,鄉鎮書記訪談,河南書記訪談,市委書記訪談,政法委書記訪談,創先爭優書記訪談,共產黨員博客,河南網上問政,網絡問政平臺,河南網絡問政平臺
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