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- 新聞- 黨建- 反腐 - 新征程- 宣傳- 法制- 民生- 新農村- 視頻- 圖片- 訪談- 專題- 資料庫- 紅色博客- 論壇- 電子版- 手機報
反腐倡廉理論征文活動

三只羊

作者:楊寧寧 來源:作家網 日期: 2014-11-21 點擊: 113462
  • 打印
  • 字號

1

1995年,我家里養過三只羊。一只母羊,兩只小羊。

這只大母羊,我家買來時,它就懷了崽兒。

它猶猶豫豫地走進我家院子,黃褐色的眼睛像蒙了一層霧。它的肚子鼓鼓囊囊,馬上就要垂到地上了。它就那么一副慢吞吞的模樣。

我媽說,那果,把羊牽到圈里去,給它兩把草。

我看看那羊,總覺得它有一種欠揍的氣質在往外冒。

2

過了沒幾天,夜里,大母羊生了,這只羊真有耐性,生崽子它也不聲張,咩咩叫了幾聲就不再叫了。我媽拿著手電筒拉我去看,大母羊瞅了我們一眼,然后繼續舔它身下那肉呼呼的兩只小羊。

我媽撥拉著看了看。說,一男一女。

我困得要死,我覺得這只羊挺會折騰人,大半夜的不讓我好好睡覺。但我什么也不說,我媽以前教訓我說,那果,你再碎碎叨叨的說個不停我就把你的嘴縫上;后來我不說話了,我媽又繼續教訓我說,那果,你就是個大悶瓜;再后來我就有一搭沒一搭的說兩句,我媽說,那果,你和我說話怎么心不在焉的!

我說,媽,我想回去睡覺。 睡吧睡吧,拉你出來看看你的羊,這都是給你買的。以后放學不準去瘋玩,外邊放羊去。

我又瞅了一眼那兩只小羊,他們正想歪歪扭扭地站起來。

男的叫粗粗,女的叫細細。我回屋把給它們取好的名字寫在了墻上。

3

我爸在外面打工,我姐在外面上中學,她住校,家里就我和我媽。

我爸走前對我說,那果,在家要聽你媽的話,別惹她生氣,多幫她干活。我回來給你帶故事書看。我爸說,我讓你媽給你買只羊放。

我姐周末回家,見了兩只小羊喜歡的不行,切~,以后又不是她放。

一個叫粗粗,一個叫細細。我姐說,名字你倒是挺會取的。

4

過了仨月,小羊斷奶了,可能牙癢癢,到處找東西大吃大嚼。我家燈太暗,黃昏的時候我就搬把椅子放院子里當寫字臺,蹲在那兒寫作業。我寫了一會兒,發現粗粗賴著厚臉皮慢吞吞地往我這靠,我沒想理它。這只小羊鬼得很,我看看它,它就抬頭看我,一臉無辜相,我蹲在那兒寫,它就低下頭津津有味的嚼。我心想這家伙嚼的啥玩意兒,我一翻書才發現,這家伙把我的課本快啃了一半了。

5

1995年,我上三年級,我媽一個人忙里忙外,放了學我也不能再和二蛋他們找蘇小鍵打仗去了,不能彈琉璃蛋,不能玩火匣槍,不能踢沙包,我要回家放羊。

我發現細細確實越來越像我給它取的名字了,它生下來就比粗粗小,現在更是這樣,但這也說不上瘦,就是覺得它細里細氣的,發育不良。它天天跟在大母羊身后,眼神怯生生的,像我們班里最小的柳枝。

柳枝坐在我前排,扎倆小辮,她總是用我的鉛筆刀,那是我爸從天津給我買回來的。柳枝身子架小小的,說話奶聲奶氣,比如她老對我說,那果,我能不能用用你的鉛筆刀呀?她一說話就露出嘴里細碎整齊的小白牙,眼睛還忽閃忽閃的。有一次二蛋對我說,我發現柳枝就愿意和你說話,你們是不是好上啦?我揪住二蛋的嘴,說,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嘴縫上!二蛋說,我信我信。

我就覺得細細和柳枝很像。

有時候我坐在院子里寫作業,看見細細就好像看見了柳枝,在那里安靜的坐著;有時候我坐在教室里上課,看見柳枝就好像看見了細細,瘦瘦小小的影子散著青草味。

6

粗粗特別好動。院子里基本上能啃兩口的它都啃過了,過了一陣子,粗粗開始長犄角,兩個圓圓的小黑苞在它頭上不聲不響地頂了起來。不知道粗粗什么感覺,它常常看著一扇安分的門就頂了過去,也不用力,就在那兒蹭,蹭完了再把門拱的咚咚作響。

有一次粗粗把我看成了門,低頭就走了過來,我心想這家伙反了天了,得給它點教訓嘗嘗。我也學它趴在地上,低下頭,等著它頂過來。粗粗把腦袋拱在我頭頂上,我就使勁給它頂回去,粗粗的角還是軟的,沒我的頭硬,頂了半天估計是腦袋疼了,咩咩叫了幾聲,走了。

7

最頭疼的就是放羊。

我們村子經常能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羊群,牧羊人手持鞭子走在一旁,威風得很,那些羊也都聽話,讓去哪兒就去哪兒。我只有三只羊,可是我的羊卻很難放,問題都在粗粗身上。

大母羊是個好母親,它很會帶路,我帶它們穿過馬路的時候,大母羊就在路邊耐心地等車少了再走,它還時常對著兩個孩子叫幾聲,那意思好像是說,都別亂動,跟著我走!細細很聽話,大母羊去哪兒它就去哪兒,寸步不離,但粗粗非常難管,它媽管不了它,我也管不了,它常常滋溜一下,就不知道鉆哪兒去了,過馬路更是橫沖直撞,一副吊兒郎當的流氓相。

后來我就抓住它的脖子套了根繩,沒想到它一會兒就把繩子咬斷了。

到了周末,姐姐回家來,她對我說,把粗粗放在籃子里,你提著它,我看它還有什么轍。于是我們倆去試驗了一次,效果還不錯。只是路上的人都問我,那果,你們家就是這樣放羊的啊!

黃昏里,太陽又大又圓,光色柔和,我和姐姐的影子拉的長長的,粗粗在籃子里,百無聊賴地叫起來,好像我們欠了它什么東西似的。

8

1995年,粗粗和細細在我家只待到了十月,它們是二月出生的。

粗粗給了三姨家,三姨夫說,這只羊活蹦亂跳的,當只種羊不錯。

細細送給了外婆,外婆說,我只要一只羊。我媽就把細細給了她,外婆說,這小羊,弱不禁風的,能產崽兒嗎?我媽說,放心吧。

9

大母羊一直待到1997年。

它還下過幾只小羊,但總是養不活。

1997年的秋天,大母羊得了一種病,它不吃不喝,躺在麥秸垛里倒氣。我媽說,我給它治治,她去獸醫站要了點藥,給大母羊灌下去,大母羊叫的嗓子都啞了。

沒見好。

我媽又帶它去獸醫站打了一針,也沒撐住,它死在麥秸垛旁邊的柴房里,柴房的門板上還到處留著粗粗咬過的痕跡。

1997年的秋天,我該上初中了。

[責任編輯:齊鑫 ]

相關報道

標簽:

新聞熱詞

廉政
48小時點擊排行
河南黨建網,河南黨建網所屬單位,河南網絡電視臺,網絡電視臺,安裝河南網絡電視臺,河南建設網絡電視臺,河南網絡電視臺直播,河南軍事網絡電視臺,網絡電視臺直播,cntv中國網絡電視臺,中國網絡電視臺下載,中國網絡電視臺客戶端,中國網絡電視臺,縣委書記訪談,書記訪談,區委書記訪談,市委書記訪談大學生,鎮黨委書記訪談,鄉鎮黨委書記訪談,書記訪談的請示,鄉鎮書記訪談,河南書記訪談,市委書記訪談,政法委書記訪談,創先爭優書記訪談,共產黨員博客,河南網上問政,網絡問政平臺,河南網絡問政平臺
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