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- 新聞- 黨建- 反腐 - 新征程- 宣傳- 法制- 民生- 新農村- 視頻- 圖片- 訪談- 專題- 資料庫- 紅色博客- 論壇- 電子版- 手機報
反腐倡廉理論征文活動

難忘,那年唐河師范

作者:尹中哲 來源:黨的生活網 日期: 2019-07-29 點擊: 111854
  • 打印
  • 字號

緊傍著唐河縣城的西邊,古老的唐河從北迤邐而來,歡快地向南而下,入漢水、達長江,年年歲歲。1978年6月中旬,暖風吹拂,繁花盛開時節,來自南陽地區東部幾個縣的學子們,懷揣一紙通知,背著背包,扛著行李,或步行,或乘公交,穿街走巷,極為幸運地聚集到了一個名叫“南陽地區唐河師范學校”里,青春相伴,同窗情深,共同度過了兩個學期零一個月的短暫時光,完成了“一頭糠皮,兩腳灰泥”向“國家干部”的人生嬗變。

驀然回首,時光匆匆,四十個年頭過去了。悠悠流淌的歲月之河,蕩滌了當年那群毛頭小伙、黃花姑娘們的容顏和華發,然而,每每想起那段情趣盎然的生活,厚重綿長的情誼,就像一壇窖藏多年的老酒,“嘭”地開啟了封蓋,濃郁的醇香霎時撲鼻而來,隨即彌漫于心田,醉人,難忘……

簡陋的校舍   盎然的生機

創辦于上世紀五十年代中期的唐河師范學校,坐落于縣城的東北角,先后于1958年、1959年為南陽東部地區培養了兩屆教師后,1960年“三年自然災害”期間停辦。校舍閑置了十幾年,突然間要恢復招生,很出乎人們的意料,顯得很倉促,顯得手足無措。被唐河教育局教研室占用的西院一時無法搬出,學校便推遲學生入學時間至6月17號,然后在學校的東院手忙腳亂一陣子,因陋就簡,恢復學校生活。

學校的大門朝南,有兩條沙土路可通往縣城大街。向南那條路兩邊,各嵌著一個荷葉田田的池塘,清風徐來,搖曳生姿。向西那條路,信步踱去,溝溝坎坎后向南拐個彎,幾百米處,便是巍巍高聳的泗洲古塔了。

與學校大門一排,東西兩側極為破舊的低矮房舍是部分老師宿舍。校舍是一色的紅機瓦房,見證了上世紀五十年代建校時的轟轟烈烈與輝煌。迎著大門,是“工”字型學校辦公室;教室坐北朝南,三個教室手拉著手緊連為一排,語文班在東,數學班在西,分布于校辦的東西兩側,遙遙相對,陳舊而窄小。再往北的大院西邊是學生食堂和后勤服務區域,東邊是男生寢室,床鋪是純一色簡陋、粗糙的木板床,擺放得一個挨一個,十分擁擠,只能從床頭上床。再往北院的西邊,是女生寢室和部分老師們的住室,院子里一塊一塊的菜地橫七豎八地躺在那里,有些不倫不類,四周幾乎是開放式的,原始的農業與現代的教育交織在一起,形成了一道罕有的畫圖。

一時間,幾百名青年學子匯集到了這里,學習、生活,特別每當晨光熹微,操場上那“一二一”的口號聲,向曠野彌散,打破了唐河城東北角多年來的寂靜,使得陳舊、破亂的學校顯露出了勃勃生機。

殷殷師情嵌心靈

學校停辦后,老師們如星星般散落各處,至特殊年代,許多還受到了不公正對待。學校恢復,一聲召喚,他們都不顧自己的種種困難,無絲毫怨言,紛紛從不同的崗位,背著行囊,攜家帶口,義無反顧地返回了學校,并立即投入到緊張的戰前準備之中。

上課伊始,不得不驚嘆當年唐師的名氣,果真是名校藏名師。

教導主任袁紹美老師,往講臺上一站,如玉樹臨風,不經意間課本拋在一邊,背誦著講授《岳陽樓記》,把洞庭湖“銜遠山,吞長江”的宏大氣勢,把“淫雨霏霏”、“春和景明”的兩種不同景色和常人的迥異心情分析得淋漓盡致,特別飽含激情地剖析作者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的博大胸懷,最終巧妙自然地升華了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后天下之樂而樂”這傳頌千古的名句。并深情地指出,作者這種前無古人的至高境界和高超的表達手法,常令人們敬佩不已,感慨萬千。一番行云流水般的話語和意味深長的講解,在我等同學心中掀起了巨瀾,久久不能平靜,刻下了深深的印痕。

瘦弱且眉目顯得有些清瘦的竇老師,已年過半百,但只要往講臺上一站,仿佛煥發了青春,兩眼放光,炯炯有神,授課時大腔大調,旁征博引間大開大闔,口吐蓮花自己還一本正經,時而還不忘穿插著幽默一把,讓教室里充滿了歡快的笑聲。

班主任田老師,頗有“老夫子”遺風,管理班級極其負責認真。每逢早操,他還像管理中學生一樣,跑到寢室,不管學生年齡多大,不由分說,就把起床遲緩的同學的被子猛然掀起,哪怕是三九嚴寒,照锨不誤,把我們語文一班管理得井井有條。

從南陽臨時借調來的侯老師文質彬彬,書卷氣十足,講起課來面赤嬌羞,斯斯文文,不敢正視學生,但寫作功底深厚,足以令學子們佩服。

講授現代漢語的胡老師,上課就板書,手不離粉筆,一版又一版。我們便抄啊抄,一刻也不停地抄,以致于我們在有限的時間里,較為系統地從語音、文字、詞匯、到語法知識學習了一遍,每每想起,受益匪淺啊!

李老師偶爾代幾節寫作課,順口溜一串串的,如寫記敘文,“見到題,莫急躁,對象用意要明了;審罷題,要做到,列提綱,打腹稿……”等等,語言生動、風趣,妙語連珠,常常引起同學們哄堂大笑。

為充實教師隊伍,經考試篩選,學校挑選了一批功底深厚的年輕教師,他們年齡與部分學生相差無幾,甚至還小些。經過了短暫地大浪淘沙,留任的老師們很快能獨擋了一面,成為了教學的中堅。他們那一絲不茍的教學態度,誨爾諄諄的教導,樸實、迥異的授課風格,贏得了同學們的尊重。

就連那輔課老師,也不同凡響。教授音樂的馮老師氣宇軒昂,往風琴前一坐,手指很隨意地在琴鍵上點擊幾下,“3-4-5-6”立即如天籟般蹦了出來,音符清晰,節奏分明,使人耳目一新,課后一問,才知是華中師范學院音樂系的高材生。

荒廢多年,沒有資料,沒有教材,多虧了這些辛勤的園丁們,從《古代漢語》、《古文選讀》、《現代文選讀》、到《寫作知識》等,都是他們青燈黃卷,揮灑汗水,瞪著一雙雙腫脹的眼睛,熬了不知多少個不眠之夜,字斟句酌,精心編撰、油印出來的活頁。當我們手捧著散發著油墨香的學習資料時,眼里常常會閃爍著感激的淚花。

中專學生   學專科課程 

十年動亂結束,高考制度恢復,尊重知識、重視知識之風已初露端倪。剛一踏入校門,學校便權威地向我們宣布:目前中學教師奇缺,根據上級精神和你們的考試成績,本師范雖為中專學校,但是分專業授課,即語文、數學兩個專業,學習專科課程,待有關部門向上級申請批準后,你們可享受專科學生的待遇。

對于學校的關于待遇的表態,大家并沒有也從沒有放到心上,而是以天之驕子般的自豪,把這段時光當作了人生的加油站。

是啊,經過了十多年的的積、壓,改革開放忽如一夜春風,吹綠了大地,喜訊從天而降,高考恢復,霎時,給了眾多“田舍郎”以榮登“天子堂”的機會。于是乎,幾百萬考生大軍,擁擠在窄狹的高考橋面上,最終得以僥幸勝出的只是極少數,堪稱鳳毛麟角,那是多么的令人驕傲和激動啊!以致35年以后,2012年的6月8日,《中國檔案報》曾刊登一篇文章,用一組翔實的數字說明了當時競爭的激烈程度。文章說:“1977年全國考生570多萬人,錄取人數為27.3萬人。河南省共參加考生70.59萬人,因為優秀考生太多,又向國家爭取了近3000個名額,最終錄取9374人,錄取率為1.3% ”。既然能極為幸運地改變了身份,改變了命運,復又何求呢!

高考,這股撲面而來的東風,喚醒了沉睡的萬物,也極大地激發了學子們求知向上的欲望,努力進取的熱情。

學習的氣氛有序而熱烈。三尺講壇上,老師們抑揚頓挫地講解,旁征博引地分析,講臺下,年齡參差的學子們聽得如癡如醉,如飲甘醪,饑渴的心田得以滋潤。課外,學生們更是如蜜蜂一樣,穿梭忙碌于萬花叢中,含英咀華。窄小的閱覽室,寬曠的沙土操場,曲折恬靜的鄉間小徑,航船艘艘、碧波蕩漾的唐河岸邊……常見到一撥又一撥手不釋卷的唐師學生身影。他們三五成群地攢聚在一起,書生意氣,探討知識,縱論天下大勢,尋求教書育人的真諦。

誰也沒有想到,不經意間,歷史陰差陽錯地開了一個玩笑。這一屆的準教師們,走出校門,不長的時間內,在改革的大潮中,發奮進取,成績斐然,由教育起步,逐步歷練成為了社會的中堅,有的甚至擔負起了重要的職責。人數之眾,涉足行業之廣,實屬唐河師范歷史所僅見,應了“無意插柳柳成蔭”的古話,使這屆學生享有了“南陽地區干部培訓班”的聲譽。

校園花絮: 黑板報   歌詠比賽  飯場  電影事件  

十多年的歲月,積淀了一批人才,也生出了一些任性,產生了一串串花絮,裝點得校園異彩紛呈,其中有:

黑板報:頗為值得驕傲的是,積了十多年之久,這群“泥腿子”中選出的秀才們還真是藏龍臥虎,個別的還懷揣獨門秘籍,讓人驚羨。我們班Y君,天資聰穎,興致來時,拈起粉筆,隨心所欲地在黑板上劃拉一氣,很快就是一行極具藝術特色的“空心字”,讓人嘆為觀止。語文班教室西山墻上沉睡了多年的一大塊黑板,一些能寫善畫的主們,便傾其智慧與汗水,揮灑其上,一周一換。內容豐富、新穎,版面被彩色粉筆勾畫得條清理晰,如一位穿著得體的美女,典雅端莊、風姿綽約。那跳躍閃爍著的粉筆字,更極顯功夫,間架結構近乎硬筆書法字帖般完美,撇如蘭葉,捺如砍刀,點如滴珠,豎如懸針。這些經妙手化作的壁上觀,讓人充實知識的同時,得以賞心悅目,愜意無比。而完成這些盛舉的準藝術家們,則在蜂擁的旁觀者們嘖嘖的贊嘆聲中,手中不停地轉動著粉筆,謙虛的微瞇著雙眼,故作一副不在意的姿態,面龐非笑又笑,但那種得意之情,掛在臉上是怎么瞞也瞞不住的呀!

歌詠比賽:那次,學校舉行了歌詠比賽記得也是我們在校時唯一的一次。各個班級都拿出了看家的本領,意在爭個名次。當語文二班集體合唱時,只見一人身著燕尾服,著白手套,手指捏制一根明光發亮的指揮棒,徐步走上臺前。面向觀眾深鞠一躬后,轉過身,面朝合唱隊。開始,隨著那棒的徐徐挑起,一陣歌聲便從無到有,從一群人的喉嚨中發出,校園里頓時洋溢著憨聲憨氣的歌聲。接著,那棒上下輕搖,歌聲便如平緩的流水。待那棒左右抖動,歌聲隨之進入了頓挫狀,如雨打芭蕉般噗噗噠噠。待那棒陡然抬起,瞬間,歌聲便飛到了到空中,鉆進了云彩里。正當人們沉浸在激越的歌聲里不能自拔時,只見那棒猛然劃過空間,做個點號,歌聲便戛然而止,人們困惑的目光全都盯在了合唱的隊伍里,接著,便是一陣嘩嘩的掌聲。說實話,這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的場面,真讓人開了眼界。

電影事件:當時,改革開放的大幕雖未全面開啟,但一波接一波的新鮮空氣已撲面而來,久違了多年的禁錮正陸陸續續在解禁,“傷痕文學”已經鋪開,“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”已在全國進行著廣泛的大討論。一批戲劇、電影開始重新上演。當縣影劇院上演電影越劇《紅樓夢》時,唐師學生一陣轟動,壓抑了十年之久的學子們一看再看,看而又看,看之不已,人們癡迷,人們歡呼,以致那兩天晚自習個別教室里空位甚多,缺習者甚眾,令校方管理者頗為震怒。為維護校紀,嚴令如有晚自習再看電影者,“殺”無赦。但仍有一些膽大妄為者依然頑固,置若罔聞,我行我素。校方不得不密謀采取斷然措施,分兵布控,然后夜半三更校門突然緊閉,來個“守株待兔”。盡管有幾只機靈的“狡兔”漏網,逾墻潛回,但還是有相當的因猝不及防被抓了現行,按破壞校紀論處,大會點名批評,張榜公布黑名單,以儆效尤,一時校論嘩然。

那時,物質長期匱乏的直接后果,是人們在“吃不飽”的環境中形成的對吃這個話題尤為敏感,饑餓感極為強烈。踏進校園,這幫人雖然名義上改變了身份,但社會形成的積習一時難改,更何況大多數都是能吃善餐的壯漢,便自然而然地出現了一些令人不堪的場景,回想起來,猶如一抹生活中的調味品,其中還不乏朝天椒般,辛辣味十足,余味悠遠,現采擷予以回放……

飯場:我們這屆學生,語文、數學每個專業各3個班,招了6個班共計300人。300人在一個食堂里攪稀稠,那可是要排隊等待的。

入學伊始,每當吃飯時,這群未來的準師長們多數還能微微點著頭,示意著“你先來,你先來”, 謙謙君子一番,按先來后到的順序彬彬有禮的排著隊,保持著“穿長衫而站著喝酒”的從容與矜持。但長期的肚子空癟,使人形成了一種揮之不去的饑餓感,吃搶飯更是那時集體生活中見多不怪的常事。隨著時日的推移,一些體形碩大的壯漢,不到飯時就饑餓難耐,腸鳴漉漉,雖“長衫”加身,但搶先吃飯的舊習很快復萌,舉止恢復到入學前的社會上那種集體生活時節。下課鈴“滴”的一響,立即抄起碗筷,大步流星直奔伙房,個別的甚至還“手拿碟兒敲起來”。一到食堂便蜂擁而上,相互之間不再禮讓,甚至連假惺惺的虛讓都沒有了,鬧鬧喧喧,隔著人群,擎著碗的手高高舉過頭頂,往打飯的窗口傳遞,頗有群豬爭搶拱食之態,擠擠抗抗,爭相購飯,有時還與“短衣幫”炊事員們發生了激烈的爭執,斯文盡掃,以致令炊事員們極為錯愕,先生們大跌眼鏡。

寢室逸事:《梅溪河的傳說》 “鸛鶴”  紅學  

我們“下榻”的寢室毫不例外的是紅機瓦房,三間窄小的房子一下子蛙居了十七個人,可謂是擠擠一堂,來自眾多的行業,農民、民師、臨時工、退伍軍人等,經歷各異,是語文一班最為活躍的寢室之一。每當課余飯后,總有新聞軼事如朵朵花絮,從這里誕生,逸出,成為經典,以致幾十年后仍畫面歷歷,仿佛就在昨天。

梅溪河的傳說:Y君,來自大科學家、文化名人張衡的故里,見多識廣,博聞強記,嗓音獨具特色又口齒伶俐,能說會道,常有驚人之舉,很是活躍。每每講古今中外,逸聞趣事均言之鑿鑿,有板有眼。記得該君曾有鼻子帶眼地講起英國大偵探福爾摩斯探案的故事,(這是我二十幾年來第一次聽說福爾摩斯的故事)說此人觀察事物有獨到之處,并對化學情有獨鐘,破案時能敏銳地觀察到一些蛛絲馬跡,并從中進行有條有理的的分析、推斷,常能在他人山窮水盡之時,峰回路轉,柳暗花明,水落石出等等,讓我等孤陋寡聞者倍感汗顏,簡直就是蛙坐井中。一次閑暇無事,眾室友齊聚寢室,Y君又不經意間打開了話匣子,講了一個《梅溪河的傳說》,滔滔不絕說了半個多小時,口不打結,語言優美,猶如播音員在用一副公鴨嗓播送著一篇動人的傳奇故事,讓我等聽得有滋有味,引來了一陣陣歡呼聲。后該君又在學校的一次活動中講述了該故事,引起了全校轟動。

“鸛鶴”:Z君是個嗜煙如命的癮君子。每天的早飯后,總要回到寢室里吞云吐霧一番,然后在繚繞的煙霧中,猛地爆發出一陣脆而響的“咳、咳”,雖不響遏行云,但也如縷繞梁,天長日久,成為了寢室里這一時段必不可少的經典點綴。后來,恰值聲音洪亮的竇老師講《石鐘山記》,節奏分明地講到“又有若老人咳,且笑于山谷者中,或曰‘此鸛鶴也’”。翌日早飯罷,Z君又在履行著“正點播報”,剛“咳、咳”出口,一向反應過人的Y君立即抓住節點,脫口而出“此鸛鶴也”,寢室里立即爆發出一陣哄堂大笑,經久不息。從此,該仁兄就被冠上了“鸛鶴”這響亮的雅號,即使分別幾十年后的今天,大凡一聽到有人咳嗽,便聯想到了此典故,笑意涌出,永遠、永遠。

紅學:“文化大革命”后期,毛主席他老人家曾號召領導特別是高級領導熟讀《紅樓夢》,一時間,“紅”遍全國,“紅學”知識得以廣泛地深入人心,極大地普及和提高。以至于余波震蕩,我們入學以后的一段時間,課余飯后,寢室里仍彌漫著濃厚的談“紅”之風,其中尤以R君為最。R君來自文化底蘊深厚的宛城,飽讀詩書,又在解放軍的大學校里久經鍛煉,見多識廣,酷愛“紅(紅樓夢)、白(紙煙)”二事,常手夾香煙,于吞云吐霧中滔滔不絕講解《紅樓夢》,特別林黛玉的《葬花詞》“儂今葬花人笑癡,他年葬儂知是誰?”、賈寶玉的《芙蓉女兒誄》等詩詞文章,更是隨手拈來,出口能誦,同時還能把背景、出處、用典、相關意義予以廣征博引,邏輯嚴謹,前因后果說的天花亂墜,儼然一紅學大家光臨陋室,令我等山野來的一干粗人目瞪口呆。能與該等同窗共學,讓人榮幸,讓人仰視并肅然起敬,繼而拍手叫絕。

欲戒還吸的煙:我們這群學生,不同程度的社會上混搭了幾年,經歷了人生的風雨,多數已嗜煙成性,現在,猛然間坐在教室里當起了學生,煙癮也隨之帶到了學校,寢室成了吞云吐霧的最佳場所。漸漸的,受同寢不吸煙的學弟們良好習慣影響,加上平時嗓子有鳴鑼音,吐痰發黑,經濟還增加了開支,我有了戒煙的念頭。不巧的是,我的左寢右寢都是嗜煙如命的癮君子,每每,當我剛實施戒煙這行動時,不是左寢就是右寢,會不失時機地親昵地用胳膊碰碰,緊接著便手捏著一根煙遞過來,十分誘人,如若我不接,他就會“啪”地把煙點著,十分熱情地湊到身邊,笑瞇瞇地望著,硬塞到我的嘴里,“做個伴,做個伴!”那種“盛情”實在難卻,讓人欲戒不能。到我們離學時,我的煙癮反倒是與日俱增了,令人啼笑皆非,極大地推遲了我的戒煙時間,這是后話。

待月西廂下   

我們這屆學生多是大齡青年,雖早該談婚論嫁,因“文化大革命”等原因錯過了時機,故入學之初,坊間就有傳言,有人要捋起了袖子,摩拳擦掌,暗中立下在同窗中選一志同道合者建立戀愛關系,以攬得美人歸,實現“夫妻雙雙把家還”的宏偉目標。可惜的是,到了學校,男女8:1的嚴重的比例失衡這種殘酷的現實,直接導致了僧多粥少的不堪局面,令一些抱有幻想的大齡男們大失所望,只能隔岸觀火,望“女”興嘆。以致于一些癡迷于此的大齡學兄們,在很遠處只要一窺見女同窗,雙目如炬,虎視眈眈,正在進行的舉止言談條件反射般立即中止,變戲法似從衣兜中摸出一面小圓鏡,捋頭發、拽衣角、普通話,彬彬有禮,極盡靦腆、儒雅之能事,儼然一副純天然“謙謙君子”做派,令在旁的小弟們掩口葫蘆,甚感好笑。

確有幾個仁兄仁弟,明知“追求”的道路充滿千難萬險,但仍然咬定青山不放松,追不上也要追,牢記“只要肯登攀”的名言。鄰班一位學弟,但凡見有女同學在場,總是千方百計地腆著一副異樣面孔,眼里放光,趨過去寒暄,哄哄一陣,但不知問題出在哪里,該君雖然很執著,很長時間之后仍只是干哄哄而已,事倍仍未見功,臨近離校也不見花開,被我們班一眼觀六路的學弟偵知到了“實情”, 風趣的冠以雅號“T干熏”,傳為笑談。

盡管山重水復,仍擋不住一些契而不舍之人,極盡有心人之能事,排查“摸底”后果斷選定目標,平時不顯山不露水,潛伏得巧妙,出擊時手段極為隱秘,只隔墻傳書而不行“后花園”之實,蒙蔽了眾多的潛心苦讀者,未能窺出他們的廬山真面目,終致畢業后出雙入對,讓人慨嘆“真神人也”、“手段了得”!

一年以后,相處了一年之久的我們,揮著手,淚眼朦朦地告別了那所學校,分赴各縣實習,然后,或教書或謀事。

一眨眼,幾十年匆匆已過,當年的校舍已被寬敞明亮設施所代替,老師們大多已過了耄耋之年,有的已經仙逝,年輕的也多半古稀將至。

那坐落在巍巍的泗州塔下,悠悠的唐河岸邊的那所唐河師范,更讓我們跨過了人生的重要階段!每每想起,這是一種不期而遇的幸福。也是一段令人留戀的歲月。她那傳授我們深邃、厚重的精神,賦予我們開拓、創造的無窮智慧,滋潤我們向上的蓬勃、旺盛活力,引領了我們,從這里啟航,跨急流,越險灘,一往無前,駛向了人生的彼岸。 

難忘,那年唐河師范!


[責任編輯:張海燕 ]

相關報道

標簽:

新聞熱詞

廉政
48小時點擊排行
河南黨建網,河南黨建網所屬單位,河南網絡電視臺,網絡電視臺,安裝河南網絡電視臺,河南建設網絡電視臺,河南網絡電視臺直播,河南軍事網絡電視臺,網絡電視臺直播,cntv中國網絡電視臺,中國網絡電視臺下載,中國網絡電視臺客戶端,中國網絡電視臺,縣委書記訪談,書記訪談,區委書記訪談,市委書記訪談大學生,鎮黨委書記訪談,鄉鎮黨委書記訪談,書記訪談的請示,鄉鎮書記訪談,河南書記訪談,市委書記訪談,政法委書記訪談,創先爭優書記訪談,共產黨員博客,河南網上問政,網絡問政平臺,河南網絡問政平臺
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